米趣小说网

第四百三十章 将赴疆场不若留

小说:缥缈风烟录 作者:虬胡山主 更新工夫:2020-04-11 23:50
  “来得好!”
  校场之上,柴荣的姑父郭威裸着上身,大喊了一声,便做虎扑之状,与异常裸着上身的赵九重缠斗在了一同。
  赵九重天生神力,双臂才抱住郭威,猛力一提,便已将郭威提的双脚离地。
  校场四周张看的将士不敢叫好,只敢握着拳头,义愤填膺的看着赵九重占据下风。
  郭威毕靖荷饲勇敢善战之人,加上赵九重也并未动用内功,他立即单足猛力落在空中,想要将赵九重甩出往。
  可赵九重力气甚大,他的举措才刚做出,便如遇见了千钧重石,基本没法奈何赵九重。
  赵九重哈哈一笑,道:“郭伯伯,谨慎了!”
  话音落下,赵九重反其道行之,单足落在郭威脚侧,手臂顺时用力,将郭威整团体生生扳倒,一把便按在了地上。
  这一幕令众多将士脸色更加美不雅。
  郭威由于一直跟随刘知远,犯法很多,加上近来繁忙丐帮之事,已是刘知远身旁的红人,赵九重这个愣头青,基本不管不顾,直接折了郭威的颜面!
  赵九重松开手,笑道:“看来这摔跤技艺,还是我凶悍一点。”
  郭威也不生气,从地上爬了起来,道:“果真英雄出少年,我这力气已算是甚大,军中也难找敌手,你这力气,却更比我的力气大了数倍。”
  赵九重道:“郭伯伯过奖了。”
  郭威道:“不若你在我这军中任职,我马上给你个军校做做,你觉得如何?平日里也好好帮我操练操练这些人。”
  赵九重自得一笑,道:“先不了,我还要回家往呢,等以后有时机,我想当兵了,便来郭伯伯你这里。”
  郭威点了摇头。
  赵九重道:“不外,我向郭伯伯引荐一人,这人虽不懂摔跤,但一定会是个十分不错的谋臣。”
  郭威道:“你说的是赵普吧?”
  赵九重摇头,道:“正是他。”
  说着,赵九重便回头,看向了赵普,招了招手。
  赵普赶忙走了过来。
  郭威看着赵普,道:“实在你的事情,荣儿曾与我说了,你是荣儿的冤荚冬自然是本身人,来我的帐下自然是理所应当。”
  赵普赶忙抱拳,道:“多谢郭伯父。”
  郭威沉吟,道:“不若这样,我这里一时之间,不好空出甚么职位给你,你便在我身旁暂做个从吏史如何?”
  从吏史?
  从吏史便是从事,大约是跟在郭威身旁,做一些散碎的事情,这些事情下到鸡毛蒜皮,上到参与议事,其实不算是甚么实官,但尽对来说,是与郭威十分亲近,可在郭威的位置熬炼。
  赵普自然十分欢乐,心中觉得郭威还是看重本身,并窃冬这其中柴荣的引荐一定十分重要,同时,赵九重也不遗余力的推荐他,都是他该感谢之人,立即,他便行礼道:“多谢郭将军,从今往后,我便是您的从吏史了,有甚么事情,您只管吩咐,赵普尽对不敢有半点怠慢。”
  “好!”郭威道:“这样,吃过饭后,下午你便往找我身旁其他的从吏史,可以与他们多做理解平日里处置的事情。”
  赵普道:“好。”
  ……
  午后,营帐之外。
  赵九重靠在木柱上,抱着胳膊,对赵普道:“你出来吧,以你的身手,一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,最少,拿下这从事之首,尽对不会是甚么效果。”
  赵普道:“我可以出任郭将军身旁的从吏史,多亏了九重兄推荐,这恩情,赵普一定会记着。”
  赵九重拍了拍赵普的肩膀,道:“客气,我们都是本身人。”
  赵普摇头,然后便向赵九重告辞,走进了营帐傍边。
  这方营帐之内,此刻已有五人落座在四周,两人做军士打扮,三人则是文士打扮。
  本来,他们正在营帐当中议论讨论,赵普出往后,他们便止住了扳谈的声响,纷纷看向了赵普。
  赵普微微一笑,道:“不才赵普,见过众位同寅。”
  五人打量着赵普,随便的挪开了眼光,然后便末尾自但是然的中中斷起了讨论。
  一位文士道:“依我看,不久以后,耶律德光便会再次展开攻势,而那时,也一定会是石重贵敦促河东王收兵支援之时,而河东王除派出郭将军,恐怕也别无甚么选择了。我们要早做计划,想个办法将这件事情推脱过来。”
  “不错,固然我军也算是河东王麾下的一支强军,但也确切不算顶尖,与契丹兵士交兵,定然危险至极,所以不成前往。”一位做军士打扮之人开口道。
  赵普有些悻悻,这些人没有理睬他,并且所议论的内收留,令赵普不由皱眉。
  又一位文士开口道:“目前来看,除郭将军之外,那刘词刘将军,恍如更适合一些,不如,到时候河东王希看郭将军负责支援石重贵的时候,我们就把刘词将军推出往,让他来支援石重贵,至于我们,则安然在军营当中,随河东王就好。”
  “刘词将军……这认真是个不错的选择,他昔年附属后梁杨师厚麾下,在军中便勇悍十分,后来历任后唐,现今的晋国,参与过梁晋争霸,前几年邢台东道节度使安从进、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兵变,刘词在杜重威麾下立了很多功劳,听说他亲身登上哉馆,一马当先,这才有了明天。说起来,他的过往,要强过郭将军很多,这一马当先,那自然保家卫国,该要他一马当先才是。”旁边的文士斟酌道。
  赵普听到这里,整理时挑眉,忍不住道:“这件事情,我觉得还是不要这样的好。”
  也许是音量太小,所以无人理睬他说话。
  一位军士打扮的从事道:“嗯,不管怎样,可保我军安然,那最好不外,又能跟随河东王,以郭将军目前的威望,跟随河东王,一定也会让我军更有份量。”
  赵普道:“众位真觉得这样做好吗?”
  话音落下,五人纷纷看了赵普一眼,皱眉、藐视等表情一应俱全,接着,便撇嘴,继续彼此商议,完全将赵普扫除在外。
  “等这件事情了了以后,郭将军一定在河东王这里有了更好地威望,这样有助于……”
  赵普十分想不通,他忽然到此,却直接就被排挤,并窃冬他说本身的看法,却无人照顾。
  他近来连番受挫,心中本就有些傲气,其他人让他受挫,那并没有办法,究竟皆是强势之人,但现如今,一群从事却敢挫败于他,这立时令他心中生气,道:“你们何必如此排挤于卧犊我虽是新到此处,但也是与诸位一样的从吏史之职,并没有尚下之分,难道各位商议事情,不算上我么?郭将军叫我过来,是叫我理解从吏史的职务,你们忽视于卧冬难道不是逆反了郭将军的意思么?”
  那名正说话的文士被赵普打中断了发言,转头看向赵普,嘲笑道:“赵普是吧,你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,靠着关系做了从吏史罢了,你只管坐在一旁,没必要讨论,即可以拿到俸禄。我们各不相干,皆大欢乐,你拿郭将军压我们,莫不是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靠关系?”
  赵普整理时眉毛倒竖,道:“靠关系?”
  一侧的文士道:“怎样?难不成你像我们一样,是靠本身做到的从吏史?我们商议的事情有甚么不妥的地方,你在一旁不时地插言?我们也来看看你有甚么见识。”
  立即,五人便都做了一副看戏的姿态。
  赵普皱眉,逼迫本身冷静上往,然后道:“将帅之所以能成将帅,乃是由于战功,你们刚才提到了刘词将军之过往战功,恐比郭将军要更多。如今契丹压境,侵犯晋国领土,河东王乃是晋国的河东王,而郭将军,更是晋国的将领,不管终究结果怎样,郭将军作为晋国将领,应当积极应对与契丹之交兵,如此,即使终究没法影响天下战局,但却可以立下战功,留下勇敢之名,如是做得好,未来一定会被河东王更加看重,怎可以避战推诿,将这等时机给其他的将领?”
  一位军士打扮的从吏史嘲笑道:“上战场的又不是你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战功哪拾蛋旦好建立的?契丹乃虎狼之士,与我等交兵,我等还不全军覆没?此等危险之事,你要郭将军往做,莫不是希冀郭将军死,希冀全军上下的将士往死?”
  赵普道:“当兵兵戈,哪有不死人的?当了兵,为了将,就该时刻豫备赴死。”
  “胡言乱语!”
  “正理邪说!”
  赵普道:“各位之鄙见,令赵某不敢苟同。”
  “由于你没有见识,是靠关系做的从吏史,所以你基本就不懂从吏史该做的事情,做从吏史,固然要为郭将军着想,你说甚么当兵赴死,为将赴死,又疆场犯法,这些都是斑斓话罢了,若是真往了,死的那一刻,你就知道后悔了。”一位文士以一副老人姿态看着赵普。
  赵普道:“如是士气强大,设计无误,自然有一争之力,未打先败,怎配当兵为将?”
  “你那套忠义之词还是早早的收起来吧。”一人嘲笑道:“刚才他不是通知你了,我们是为郭将军斟酌,这在外带兵兵戈之人,是远远比不外跟随着河东王之人更被看重的,在外面拼死拼活,虽立战功,但结果却远不如留在河东王身旁。”
  赵普皱眉,道:“这是甚么道理?”
  那人嘲笑道:“甚么道理?你是如何离开这里做从吏史的?你有甚么过往,有甚么经历?是否是是立下过火么功劳?那为甚么有更多比你强的人,没有这样的时机,这时候机却让你给得了?难道,这不是一样的道理么?”
  赵普道:“尔等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,排挤于卧冬我不曾参与过事宜,却先说我能干力,无身手,只是靠着关系做的从吏史。”
  “事实证实了你就是没有身手,只是靠关系。不然,你怎会不知我等商议之事才是正道?”
  “不错,留在河东王身旁好,还是在外征战好都看不出来。说复杂一点,在外征战,与契丹人拼杀,会死,留在河东王身旁,安然,又得河东王爱好,那战功只是虚的,只要活着,就有有数安然的时机立下战功,基本没必要选择危险的标的目的。你若是想要做好从吏史一职,最好可以收起你那些可笑的言辞,多听,多看,明白怎样才是做一个真的从吏史,而不是像你这般想固然。忠义之类的事情,都是些胡言乱语,骗小孩子的东西罢了。”
  赵普袖子下的拳头早曾紧握,他牢牢的盯着对面五人,道:“莫不是你们以为河东王是傻的?他看不出你们这良好的想法?”
  “看出了又怎样?”
  “是啊,看出了又能怎样?河东王不会说甚么,只会觉得郭将军的选择是聪明的。”
  “不错,并窃冬那往征战之人,说不定即使立了功劳,最后也没法活着回来。”
  赵普终究忍不住,一甩袖子,道:“尔等好自为之,我没法与尔等共同参事!”
  说罢,赵普便喜洋洋的走向了营帐外面。
  五人嘲笑,面面相觑,尽皆露出了自得之色。
  ……
  赵九重并未走的太远,只是在四周看着一对将士练矛。
  赵普喜洋洋的出来,赵九重立时回头,看向了那边。
  他有些迷惑,赵普才出来一会儿工夫,也就盏茶工夫,这么快就出来了,这不太正常。
  赵普径直走到了赵九重身前,抱拳道:“九重兄,对不住,我叫你失看了,这从吏史,我做不了。”
  赵九重迷惑儿,道:“做不了?怎样了?”
  赵普立即使将营帐当中爆发的事情一五一十告知给了赵九重。
  赵九重听了以后,也有些纷纷不服,冷哼道:“这帮贪生怕死的东西,当兵便是要兵戈的,不兵戈不立战功当甚么兵?他们才是正理邪说。”
  赵普道:“正是如此,只惋惜,我没法与他们相处。”
  赵九重道:“我们如今往找郭伯伯,跟他说此事,叫他来经验他们。”
  赵普摇了摇头,道:“不了,没必要了,那样他们又该说,我是往告状,用郭将军压他们了。”
  赵九重道:“有靠山为甚么没必要?有靠山也是身手啊。”
  

  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浏览